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首页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小皇后 念能力是未来的日记 流放三千里 驸马要上天 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 恶毒姐姐重生了 宦宠 前方高能 天才神医宠妃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txt下载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番外六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御书房内, 顾重华正在批阅奏折,修长的手指提着朱砂笔,在霞光的照映下, 眉眼晕开淡淡的暖色。

不多时,门口进来一位老太监,恭敬地喊了一声:“陛下。”

顾重华挽了挽袖袍, 头也不抬地道:“何事?”

那老太监抬起手中的折子, 回道:“启禀陛下, 大理寺卿差人来告了病假, 说是偶感风寒, 须得在家休养几日, 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朱砂笔顿了顿, 笔尖的红墨落下一滴。对于苏青鹤告病假一事,顾重华似乎并不意外,只是轻笑了一声,便淡淡地道:“允。”

老太监应了一声, 将手中的折子递到书桌上, 便弯腰退了出去,整个御书房又安静了下来。

顾重华眉眼微动,瞧了瞧一旁的告假折子, 抬了抬袖袍, 便将那折子拿了过来。摊开后, 便是苏青鹤清秀的字迹。

他提起朱砂笔在上面画了个圈,颇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看来他是吓到她了, 她还装病来躲着他。

他抬了抬眼, 眼底闪过一丝戏谑, 看来,他得更快一些,不然,还真要被别人先下手为强了。

日头西斜,将整个大殿都拢在了橘色的光晕中。

而另一边,苏宅,苏青鹤刚刚将今日的事务处理完,便从书房出来了,她揉了揉肩,就见得不远处府里的小厮过来了。

他手里捧着一卷折子,行至苏青鹤面前,恭敬地道:“大人,宫里回话,陛下允了您的病假。”

苏青鹤接过回执的折子,轻轻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待那小厮走远了,她才展开折子,瞧着上面用朱红笔勾出的圆圈,慢慢低垂了眉眼。她往一旁挪去,坐到了朱红漆柱旁的围栏上,有些无力地靠着身子。

她揉了揉眉心,倒是没来由有些后悔装病了。这个法子实在不甚高明,可她自从昨日以后,就真是不知该去如何面对顾重华了。他虽然没有认出她,可她还是想先一个人好好静一静,起码得平复些情绪,这样才不会露出马脚。

她想着,又抬起手中的折子,盖在了脸上,颇有些无奈地长叹了一声。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接下来的日子她又该如何处理?

她闭了闭眼,良久,像是想到了什么,将脸上盖着的折子取了下来。面上除了愁色,更多的是凝重。

也许这个大理寺卿她不该再做下去了。

她当初是为了替她祖父和哥哥报仇,才女扮男装这么多年。现在大仇已报,苏家也安稳了下来,也许是该她功成身退的时候了。再这样下去,她早晚有一日会露馅的,若是被有心人利用,恐怕她们苏家就要有麻烦了。而且她现在都快二十了,可她又不能娶妻,这女扮男装一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

她想了想,目光移到手中的折子上,像是坚定了什么想法一般,当即便起身去了书房。

……

三日后,皇宫内,苏青鹤刚刚向守值的太监问询了顾重华的所在,便被告知他病了。

她有些愣愣地问道:“陛下什么时候病的?”

那老太监回道:“就昨儿个,苏大人,您也知道,咱们陛下日理万机,事必躬亲,这便是铁打的人,也得累坏了身子,现下正在休养呢。”

苏青鹤暗暗握紧了袖袍下藏着的奏折,本想来告老还乡,结果顾重华竟是病了。她有些心不在焉地低下头,连那个老太监后面说了什么也没注意听。

她正准备转身离去,可步子却像是生了根一般,怎么也挪不动。良久,她还是压低了声音道:“陛下在何处,我既来了,身为臣子,自是要去关心陛下的龙体。”

那老太监了然地点了点头,就领着她走了。

一路上她都有些心绪不宁,走了半道甚至有些后悔了。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说顾重华病了,心里就慌得厉害,鬼使神差地就说了要去看望他。

她暗暗舒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直至走到养心殿的时候,她被眼皮一跳,好不容易调顺的呼吸也乱了起来。

“苏大人,陛下正在内休养,请容我通禀一声。”

苏青鹤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答的,只是觉得心跳的厉害,连耳边都是怦然声。直到那老太监领她进去的时候,她整个人还是有些晕晕乎乎地。

入了殿内,果见素色幔帐内映着一个淡淡的人影,时不时会传来几声轻咳。

她压低了眉头,心里跟着揪了一下,连左右随侍的宫人退下了都退下了也没有注意到。大殿里安静了一瞬,直到一个带了几分沙哑的声音响起:“是青鹤么?”

苏青鹤颤了颤眼睫,急忙回过神往前行了几步,弯腰行礼:“陛下,臣今日听闻您龙体抱恙,心下不安,特来问候。”

“青鹤有心了,朕不过是有些劳累,休养片刻便好。”他刚刚说完,就又咳嗽了起来,幔帐内映出的身影都跟着颤抖了。

苏青鹤一惊,慌忙地往四周看去,在桌案上瞧见了茶壶,这才赶紧去倒了杯热茶送到了榻前:“陛下,您先喝口茶缓一缓,臣现在就去为您叫太医来。”

“不必了,太医已经来过了。”

话音刚落,一只略有些苍白的手挑开了幔帐,露出只穿着白色里衣的顾重华。他脸上却有病容,满头墨发有些凌乱地铺在榻上,像在宣纸上泼洒出的陈墨,唯有眼下的一点红痣为他添了几分生气。

瞧着他真像是病了,苏青鹤的眉头就压得更低了。可顾重华只是随意地接过了她手中的茶杯,轻抿了一口,便搁在了一旁。

他往后躺了躺,有些虚弱地靠在软枕上。他没有在身上搭丝衾,因着将手撑在身侧,便勾勒出了他腰腹上健硕的曲线。衣领微微敞开了一些,隐约可见精致的锁骨,下衣只到脚踝,露出了双足。

苏青鹤自然知道他是个高大的男子,却没想到他的腿竟然如此修长。此刻侧卧在榻上,姿容似雪,如病中美人,无端端让人想对他做些什么,可一对上他那揉碎了星辰一般的眼,就觉得这念头简直是罪无可恕的亵渎。

她急忙低下头,不敢再去看他了。

顾重华瞧着她耳根微红,隐下了眼底的笑意。面上还是抬手轻咳,又道:“青鹤既然来了,不妨坐下来陪我说说话,这病榻之上,也甚是无趣。”

苏青鹤眼皮一跳,捻了捻手指,还是硬着头皮坐到了一旁。她一直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就这么僵持着。

顾重华往后靠了靠,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便瞧着苏青鹤,笑道:“说起来,前几日我去你府上,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姑娘,说是你的表妹,可有此事?”

苏青鹤微睁了眼,差点被他这话给吓得呛到了。她慌乱地抬起眼,就见得顾重华一直在瞧着她,唇畔、眉梢都是笑意。

她急忙低下头,应了一声“是”,又道,“那是我的选房表妹,刚来京中走访的。”

顾重华了然地“哦”了一声,撩了撩眼皮,道:“听说她心有良人,却不知这良人为谁?”

苏青鹤抬起眼,愣了愣,这才想起她前几日是随意扯了个谎,可没想到顾重华竟是会来问她这件事。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敷衍道:“陛下,女儿家的心思,我一个大男人自然不清楚,我那表妹也没同我提起过。”

“她连你都没有告诉过,”顾重华笑了笑,手指点着床榻,“那你说,她会不会是在欺君?”

苏青鹤身子一僵,好半晌才扯开一个有些牵强的笑:“陛下言重了,我表妹最是胆小,万万不敢欺瞒于您的。”

“我看她胆子倒也不小。”顾重华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目光却是掠过面前的苏青鹤。

这天下,也就她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他扯谎了。

“陛下,若是我表妹有何冒犯之处,我替她向您赔罪,请您看在她年幼无知的份儿上,不要同她计较。”苏青鹤急忙低下头,抬手向他行了个礼,额头都隐隐快有冷汗了。

“无妨,我没有怪她。”顾重华轻笑了一声,语气让人听不出是认真地,还是在说笑,“相反,我还对她念念不忘,势在必得。”

他说着,眼中笑意更深,目光却是一直落在苏青鹤的身上。

苏青鹤抬了抬眼,像是有些被吓到了,愣愣地开口:“可我表妹已有心上人,陛下此举不妥啊。”

“可你不是说你不知道她心中有何人么?说不定她是说了谎。”顾重华忽地往前靠了靠,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不如我现在让人去你府上将她接过来,若是她真的心有所属,我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若是她在欺君,我可要治她的罪了。”

“陛下,不可!”苏青鹤皱紧了眉头,手心都出了薄汗,对上顾重华有些疑惑的眼神,她又急忙改口,”我表妹已经回去了,现下不在京中,山高水长的,恐怕是没有那个福分来见圣颜了。”

”是么?”顾重华看起来并没有惋惜,想了想,便道,“那你告诉我,她住何方,我即刻就派人去寻她,想来也用不了多久。”

似乎是看出了苏青鹤想说什么,他笑了笑,道:“无妨,我有这个耐心去等她。”

苏青鹤微张了嘴,直愣愣地靠着他,这话都被他堵完了,她是半点辩驳的机会都没有了。她捏了捏袖袍下的手,眼神有些慌乱了。

这让她去哪儿找一个“表妹”出来?

而且他见过她穿着女装的身形,这定是不能随意找个人来代替的。可若是没人来,那她真就是欺君了,而且顾重华肯定会猜到什么。

她喉头微动,脊背都僵硬着,额头隐隐有了冷汗。可顾重华似乎并急着不催她,只是慵懒地躺在软枕上,似乎在等一个答复。

良久,苏青鹤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起身便跪在了地上,抬起手中捧着的奏折道:“陛下,臣有要事启奏。”

她的声音顿了顿,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榻上的人,只是缓声道,“臣在大理寺任职多年,常有劳损,如今身子已是大不如从前,恐难堪重任。再加之,家母年事已高,臣只想多些时间陪伴在母亲身侧,是以今日特向陛下请旨告病还乡,请陛下成全。”

她说着,在地上磕了个头,腰身弯下,似乎是顾重华不答应,她便不起身。

可大殿里只是安静了一瞬,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榻上的人没有回应,良久,久到苏青鹤都有些忐忑了,才传来一声苦笑:“待在我身边,这就这么让你为难么?”

那声音无端端有些落寞,勾得人心下难受。

苏青鹤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榻上的顾重华,他已然起身,坐在了榻沿,正低头瞧着她。满头墨发披散在身侧,苍白的今日带了几分笑意,可眼里却只有落寞。

“陛下……”苏青鹤压低了眉头,不知为何,看着他的眼神,心像是被人揪住了一般,突然刺痛了一下。

顾重华缓缓伸出手,却是绕到了她的脑后,在苏青鹤错愕的眼神中,解下了她的发带,如瀑的青丝倾泻而下,映着她惊慌的脸色。

可还未等她开口,顾重华便勾了勾唇角,轻声道:“你还打算骗我多久,青鸾。”

一声“青鸾”,让苏青鹤的眼中瞬间盈满了水光,她往后退了退,差点瘫软了身子,唯有目光直直地盯着榻上的顾重华。

顾重华的手指顿了顿,与她隔着触手可及的距离,可他还是一点一点地收回了手。

良久,苏青鸾像是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陛下,您知道我的身份?可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竟然知道她不是她哥哥,可他又为什么一直不说,他到底是如何想的?

顾重华单手撑在榻上,轻轻“嗯”了一声,又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了。”

纵使样貌上长得分毫不差,可苏青鸾就是苏青鸾,他只需要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苏青鹤实在是太过震惊了,连害怕都忘了,反而急于追寻一个答案:“可您为何不揭穿我,反而封我为大理寺卿?”

女子不能为官,何况她还犯了欺君之罪,他不仅没有治她的罪,反而对她一视同仁地进行封赏。他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顾重华眼底浮现出几分笑意,温声道:“你真的看不出来么?”

在他那般温柔的眼神中,苏青鸾的呼吸停滞了片刻,也许答案早就不言而喻了,可她甚至还来不及去想,也不愿去深想。

顾重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却是用着极为认真地口吻:“因为我想把你留在我身边,我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心悦于你,我这样说,你可懂了?”

苏青鸾微张了嘴,眼中的水光再也承不住,缓缓地落了下来。可她终究摇了摇头,颤声道:“不,不可以,陛下。”

他不能喜欢她,他们是不会在一起的,她不会嫁给一个后宫佳丽三千的帝王的。

“青鸾,你真对我无意么?”顾重华直直地看着她,语气却始终温和。

“对不起,陛下,我……”苏青鸾攥紧了衣摆,眼中又要涌出水光了,她低下头,后面的话怎么也开不了口了。

见她如此,顾重华低垂了眉眼,往后退了一些,良久,才笑了笑,道:“罢了,缘分二字,讲究的便是你情我愿,你若是对我无意,我也不会让你为难的。”

他说着,温柔地伸出手指替她拭去了眼角的泪,低头笑道:“是我不好,将你弄哭了。”

他弯了弯眉眼,径直将她手中的奏折拿起,良久,终是轻声应了一句:“你说的事,我允了。”

“陛下……”苏青鸾抬了抬眼睫,看着他面上温和的笑意,只觉得心里疼得厉害,眼前模糊一片,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好了,不哭了,回去吧。”他将奏折放在一旁。单手撑在榻上,唯有面上的笑意,始终温和。

苏青鸾眉尖紧蹙,身子都在微微颤抖。他是九五之尊,这天下都是他的,他若是想要她,自有千种法子强行留住她。可他却什么也不说,反而答应了放她走。

她低下头,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到了手背上。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他这样,只会让她心里更加痛苦。

大殿里安安静静地,顾重华眼神微动,触及地上的泪渍,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俯身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温声道:“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再为难你。”

听到他的话,苏青鸾再也忍不住,抬起手捂在面前,泪水顺着指缝落下,她却是颤抖着嗓子开口:“不是的,不是陛下的错,陛下是这世间最好的男子。都是我不好,是我小心眼,是我没有度量。”

顾重华微愣了愣,不知她为何这样说。

可苏青鸾却抽抽搭搭地继续开口:“我不想陛下日后娶那么多的妃子,不想和别的女子争抢陛下,是我太贪心了。”

“你……”顾重华搭在她肩头的手指一僵,整个人都失了神一般,直直地看着她,直到她的眼泪落在他的指尖。他的唇角才慢慢浮现出笑意,一直蔓延到眼尾,眉梢。

原来,她心中不是没有他的。

他起身下了榻,将跪在地上的苏青鸾扶了起来,伸手拭去了她的眼泪,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怎么会是你的错?若心悦一人,本就是只想将他独占,又怎甘心与他人共享?你这样说,我反而很高兴,这说明你在乎我,并非我以为的对我无意。”

“可……可你是陛下,你不可能只娶一人的,满朝文武都会向你进言纳妃的。”苏青鸾说着,眼里的光彩也慢慢黯淡了下去,她不该痴心妄想的。

顾重华沉默了,没有再说话。

苏青鸾低下了头,对他这样的反应也并不觉得意外。他能理解她的想法,她已然很感动了。让他不要纳妃,这是在强人所难,所以他不同意,她也不会怪他什么。

可纵使如此,她还是不想听他亲口拒绝自己,便胡乱地擦了擦眼泪,准备向他辞行了。

可她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见得面前的顾重华抬了抬眼,极认真地道:“我刚刚想了想,日后就由你管着宗谱,没有宗谱,我便是想纳妃,也得经过你的同意,你看这样可以么?”

他说着,似乎还在想着什么别的法子。

苏青鸾缓缓睁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所以他刚刚不说话,不是在想什么委婉的措辞来拒绝她,而是在想怎么让她相信他真的不会纳妃?

他大可以随口承诺,娶了她,日后他就算是要纳妃,她也阻止不了。可他却在想办法,让她可以安心相信他。

他竟然可以为她做到这样的地步?

顾重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正要开口,可怀里就扑过来一个人,紧紧地将他搂住了。他有些错愕,随即便弯了弯眉眼,顺势拍了拍她的背:“怎么了?”

苏青鸾埋在他怀里,摇了摇头,好半晌才哽咽着开口:“陛下,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这样,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你了。”

她何德何能,能让一朝天子为她只娶一人?

顾重华轻笑了一声,抚了抚她的青丝:“若要报答,日后别再想着离开我就好了。”

“我才不会,这世间不会再比陛下更好的人了,我才不会让给别人。”苏青鸾将他抱得更紧了些,良久,她又抬起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陛下,你真的不会纳妃么?”

“帝王一诺,言出必践。”顾重华笑了笑,语气却没有半分玩笑。

苏青鸾抬手放在面前,眼角全是泪,可唇畔却满是笑意。良久,她抬起头,直直地看着顾重华。

不知为何,看着他此刻温柔的模样,她心头的悸动便是怎么也忍不住了。

顾重华被她这样直白地瞧着,笑了笑:“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苏青鸾抿了抿唇,青丝掩映下的耳垂微红,可目光还是直直地看着他,小声地道:“我……我想轻薄陛下。”

顾重华一愣,随即唇畔的笑意更甚,他眯了眯眼,道:“你这是在欺君犯上。”

苏青鸾有些难为情地看着他,咽了咽喉头,道:“那陛下允么?”

顾重华缓缓俯下身,纤长的眼睫快要扫过她的鼻尖,声音低哑了几分:“朕允了。”

说着,他便微阖着眼,在她唇上轻点了一下。如柳絮飘过,温柔怜惜。

苏青鸾眼中波光潋滟,面上更是绯红一片。她极快地低下头,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没忍住问道:“陛下,我能不能问问,为何是我?”

她自然不怀疑顾重华对她的真心,可她与他不过萍水之交,他为何会在一开始便想方设法留下她?

顾重华略低下头,轻笑了一声:“这是秘密。”

还没等苏青鸾追问,他便低下头,轻轻印上了她的唇。

苏青鸾只觉得有些头晕,整个人都快醉倒在他温柔的眼神中了,哪里还顾得问别的。

唯有顾重华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有些悠远,像是想起了什么,眼底深处,尽是温柔。

……

八年前,皇宫。

春林初盛,桃花树上卧着一个十六七岁白衣少年,月白色长袍垂落在花间,唯有他身旁雪白的银狐,还在摇着尾巴尖儿。

远远地传来一阵谈笑声,吵醒了树上的少年,他微睁了眼,偏过头望去,就见得树下一对长相相似的男女走过。

微风拂过,吹落一场桃花雨。那青衣少女眉眼弯弯,掩唇轻笑。

不经意地抬头瞧了一眼,她虽没有看到那个卧在树间的少年,可那一眼却永远留在了他的心头。

少年人的喜欢总是朦胧而又炙热。

惊鸿一面,思之如狂,经年难忘。

喜欢嫁给残疾大将军后请大家收藏:(m.hxsk.net)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还潮 天官赐福 重生之将门毒后 娱乐圈bug 据说每天都发糖[娱乐圈] 春江花月 官居一品 逃婚女配不跑了 勾瘾 危险人格 重生之女将星 史上最强赘婿 万人迷反派今天崩人设了吗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皓玉真仙 药门仙医 二零一三(末日曙光) 全球高考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经典收藏 剑名不奈何 暴君入梦 全球高考 [快穿]妲己穿成炮灰女配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沉迷美貌不可自拔 萌系血族 直播奶包皇子的日常 沙雕表妹天生神力(穿越) 天涯客 山有木兮 是兔子不是吼 魔道祖师 穿成早死白月光后大佬们纷纷撕掉了剧本 旁观霸气侧漏 攻玉 异世有家幼儿园 [综]身为唐门弟子,这些是什么鬼? 前方高能 重紫
最近更新 正道之光穿成魔皇女 残疾皇叔的掌心绿茶(重生) 河洛仙侠传 和反派有难同当之后 快穿之创世神一心想死 四阿哥稳拿咸鱼剧本 红楼之我本凉薄 女配沉迷学习(快穿) 杀猪佬的小娘子 拯救美强惨[穿书] 废太子和真千金 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 谁是我亲爹 我靠炼器发家致富 技术型工种(快穿) 魔女的九十年义务教育 海王是如何养成的 狼绝天下之祸世女妖 仙魔第一伪装大师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txt下载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最新章节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