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首页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灵媒 反派邪魅一笑 万万没想到准太子是我!? 送神 杀破狼 科举之长孙举家路 江南岸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逆命 将军的佛系娇妻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txt下载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番外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群峰错落的深山里, 像是被人从正中横劈了一刀,夹缝中的小山村里只坐落着零零散散的几户人家。村口种着几棵歪脖子老槐树,树下卧着几只黄狗。

几合的屋舍内, 篱笆围出宽敞的院子,鸡笼里传来“咯咯”的叫声。一个约摸七八岁的小男孩坐在院子里,正弯腰扒拉着萝卜上的泥土。

身上穿着粗布麻衣, 露出白嫩嫩的手臂, 骨节分明的手指白且修长, 沾染着褐色的泥土。细碎的阳光映照在他身上, 耳垂如皎月从乌黑的发丝中探出。

用布条随意扎起的长发甩在身后, 有几缕弯曲的碎发垂落, 撩过纤长浓密的眼睫。唇若桃花, 腰如束素,姿容似雪。只是神情淡漠,倒是让他的俊美多了几分冷艳。

篱笆外忽地传来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院子里的小男孩并没有在意, 只是有条不紊地将剔干净的萝卜放进了身旁的竹篮里。

马车驶过了院子, 他忽地抬了抬眼。

阳光正好,牛车上坐着一对朴实的夫妇,那妇人怀中抱着一个约摸三四岁的小姑娘, 穿着桃色的袄裙。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扑闪着, 雪团似的脸蛋上带着婴儿肥。手指含在嘴里, 正好奇地到处张望着。

见着院子里坐着的小男孩,她的嘴角慢慢扬了起来, 冲他甜甜地笑了笑。水盈盈的眸子里折映着日光, 她伸出两只小手胡乱地舞着, 嘴里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院子里的小男孩也只是随意地瞧了她一眼, 就不感兴趣地收回了目光。他低着头继续给草药除土,却没有注意到牛车在隔壁停了下来。

屋内一个背着药篓子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镰刀和铲子,一面推开了篱笆,一面对着那个小男孩道:“阿珏,我今儿要上山采药,你要是饿了,灶台上还有俩窝头,记得热来吃了。”

沈珏把地上最后一根萝卜扔回了篮子里,头也不抬地道:“知道了。”

那个中年男人往着山上去了,沈珏起身,伸了个懒腰,就将篮子提了起来,也往屋里去了。把篮子放好,他又抓了一把米去把鸡喂了。这才拿起一本《诗词经义》,坐在窗台下的长条板凳开始看了起来。

日头开始西斜的时候,他才收好书,转身往屋里去了。

第二日,沈珏端了一个瓷碗,打了个呵欠,就随手往鸡舍里扔着糠米。沈老爹则在一旁劈着柴火,他刚抬起袖子擦了擦汗,就听得几道和善的笑声。

沈老爹抬起头,见得自家篱笆院子外头站了一对夫妇,妇人手里提着一篮子的鸡蛋,一旁的男人生的有几分书卷气,他看着沈老爹,温声道:“这位大哥,在下和拙荆是新搬到这儿的,就住在你们隔壁。本该昨日就来拜访您,奈何收拾了太久就耽搁了。我们也没啥好东西,这篮子鸡蛋你们收下,往后还得多承您的照顾了。”

他说着,一旁的妇人也和善的笑了笑。

沈老爹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将手里的斧子放下,一面去给他们打开篱笆,一面笑道:“嗳,以后都是街坊四邻的,还客气个啥。这鸡蛋我就不收了,你们进来喝杯茶吧。”

他说着,将篱笆打开,那妇人还是将手里提着的一篮子鸡蛋推了过来:“大哥,这鸡蛋您还是得收下,也不是啥好东西,就是一点心意,您要是不收,我们还过意不去。”

沈老爹见他们实在热情,当下也不推辞了,接过那篮子鸡蛋,也豪爽地笑了笑:“来来来,先进屋说吧,正好我做了饭,待会儿留下来一道吃。”

正说着,那妇人身后忽地冒出一个小脑袋,头发扎成了两个花苞,白嫩嫩的手紧紧攥着妇人的衣摆,怯生生地瞧着长相粗犷的沈老爹。

“哟,好水灵的小丫头。”沈老爹见着那讨人喜欢的小姑娘,也不由得多瞧了她几眼。

那儒雅男人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女儿,叫轻雪,小名阿软。”

段轻雪还躲在她娘的身后,略歪了歪头,扑闪着大眼睛。

沈老爹也指着在一旁喂鸡的沈珏道:“这是我儿子,沈珏。他娘去得早,现下就我们爷俩凑合过日子。”

被点到的沈珏测过身子,冲他们礼貌地点了点头,就继续喂鸡了。

沈老爹瞧着他冷淡的模样,有些不好意地看向段氏夫妇:“这孩子就这样,你们可千万别见怪,回头我好好说道说道他。”

因着沈珏还是个小孩子,段氏夫妇似乎也没有在意,反而同沈老爹又聊了起来。几人说话的功夫,就往着屋里去了。

屋里的谈笑声热热闹闹地,沈珏将最后一把糠米扔了出去,就准备去看书了。他刚刚转过身,就见到一身粉色的段轻雪站在他身后,嘴里含着手指,好奇地看着他。

沈珏不太想搭理她,就装作没瞧见一般,拎着碗就要往屋里去了。

可段轻雪却迈着小短腿跟了上来,她整个人还不到沈珏的腰,只能仰头瞧着他。大眼睛扑闪着,咧开嘴就笑了起来。

沈珏的步子顿了顿,斜了她一眼,有些不耐烦地道:“小丫头,一边玩去。”

段轻雪像是没听懂他的话一样,踮起脚,使劲儿往上伸着手。眸子里亮晶晶的,期待地看着他,唇瓣微张,含糊不清地开口:“抱抱。”

她说着,两只小手在半空中舞着,胖乎乎的手指头想去攥他的袖子。因为踮着脚,整个身子都摇摇晃晃地。可眼睛一直盯着沈珏,嘴里还在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

沈珏有些嫌弃地往后退了一步,神色恹恹地瞧着她。还在流口水的小孩,邋遢死了,他才不要抱她。

段轻雪撅了噘嘴,又扭着小短腿,吭哧哧地往他那儿靠近了些。她使劲儿抬起手,直直地盯着他:“姐姐,要抱抱。”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含了一块糕点在嘴里,有些含糊不清。

原本准备转身走的沈珏听到她的话硬生生停了下来,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可她还在笑盈盈地喊着:“姐姐。”

沈珏低下头,压着火气,捏了捏小拳头,咬着牙道:“是哥哥!”

段轻雪像是完全没有到他的话,继续奶声奶气地喊着:“姐姐,好看。”

“我说了,是哥哥,不是姐姐!”沈珏紧紧皱着眉头,小拳头越捏越紧,可耳根子却有些羞红。

他从小就生的白,五官精致漂亮,不知道的都以为他是个小姑娘。尤其是一笑起来,个个都要来捏他的脸逗他。现在他整天冷着脸,弄错的人倒是少了很多。

段轻雪见他瞪着自己,略歪了头,眨巴着大眼睛,不解地道:“姐姐?”

“是哥哥!”沈珏的脸彻底冷了下来,走过去就一把段轻雪举了起来,恶狠狠地道,“不许叫姐姐,听到了没?不然我就把你摔下来。”

可被他举起来的段轻雪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开心地蹬着小短腿,两只手在半空中挥动着。

“啪”的一声,沈珏的脸正好被她乱动的手打了个正着。

他原来就铁青的脸,更加冷得像冰块了。

可被他举起来的段轻雪还在笑着,声音似银铃一般清脆悦耳。

沈珏阴沉着脸,将她放了下来就转身走了。

果然,这种粘人,又没眼力见的小孩子最讨厌了。

可他还没有走多远,身后的段轻雪就摇摇晃晃地跟了上来,还在奶声奶气地叫着:“姐姐。”

沈珏抬手堵住了耳朵,三步并作两步就跑进了屋里。

他讨厌小孩!

……

随后的几日,不管沈珏在做什么,只要他待在院子里,身后就会跟着一条“小尾巴”。

他喂鸡,段轻雪就在他旁边好奇地盯着鸡舍,手指攥着他的衣摆,眼巴巴地瞧着他。

他看书,她就趴在板凳上,挨着他,将小脑袋凑到他面前,和他一起看。

起初,沈珏还会选择无视她,可她每次都像是瞧不见他的脸色一般,他走一步,她就跟一步。她坐着,她就一摇一晃地趴在他背上。

被她缠得头疼了,他就会说两句重话。可她依旧当作听不到他的话一样,照样没心没肺地笑着,成日里跟在他身后。

沈珏坐在长条板凳上看书,段轻雪就爬了上来,小小的身子在凳子上挪啊挪,一直挪到他身边,小脑袋就往他面前凑,好奇地看着他手里的书。

沈珏有些不胜其烦地斜了她一眼,见她把手指头含在嘴里,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

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就毫不留情地就把她的手指给拽了出来。段轻雪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瞧着他。见他用两根手指捏着自己的手,以为他是要同她玩什么游戏。眼里的星星亮起,就咧开嘴笑了起来,肉乎乎的小手一抬一落。

沈珏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以后不许把手指头放嘴里。”

她这样每天到处乱跑、乱摸的,手上不知道有多脏,还敢往嘴里送。

段轻雪只是一直瞧着他笑:“姐姐,抱抱。”她说着,身子往前一扑,就往他怀里扑了过去。

沈珏猝不及防,被她扑了个满怀,可他坐在板凳上,本想推开她,又怕她摔着,下意识地想去抱住她。结果自己倒没有坐稳,被她直接扑倒在地。

沈珏仰面摔在地上,没忍住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段轻雪还坐在他身上,双只手按着他的脸,脸上还洋溢着笑意。

“你没事乱动什么!”沈珏没忍住大吼了一声,段轻雪愣了愣,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四面有些安静,只有风卷过老槐树的叶子。

沈珏被她这样看着,忽地别过脸,放在地上的手收紧了些,眼里闪过一丝后悔。

他刚刚那样吼她,她肯定要哭了。一想到她哭,他就不由得有些烦躁,可哄小孩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手却猝不及防被人拉住了。他抬起头,就见得段轻雪低着头,两只手将他的手护住,鼓着腮帮子,轻轻吹着气:“不痛不痛,阿软给姐姐吹一吹。”

她说着,仰起小脸,又冲他灿烂地笑了笑。一只手捏成小拳头,在半空中扬了扬,“痛痛被阿软打跑啦!”

沈珏微睁了眼,愣愣地看着她。呼吸急促了几分,赶忙拉下脸,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加重了语气道:“幼,幼稚!”

他说着,还故作凶狠地瞪着她,可耳根子却红了。

段轻雪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他,还在笑着。

沈珏皱了皱眉,头一次想,她不会是个傻子吧。跟她说什么都不回,只会笑,不管他怎么冷嘲热讽,她都能厚着脸皮当没有听到。除了傻子,谁还会这么无赖?可她瞧着又是正常的,说话做事也没有问题。

他撇了撇嘴,不想再去理她,就准备起身走了。可他刚刚动了动,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僵,慢慢低下头看着还在他怀里扑腾着的段轻雪,好半晌才开口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他直直地看着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带了几分紧张。

听到他的话,段轻雪只是略歪着头,随即冲他笑了笑。

沈珏微睁了眼,放在身后的手收紧,出了一层薄汗。他有些不死心,又提高了声音道:“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段轻雪还是不说话,有些茫然地看着他。许是见他脸色不太好,她有些不安地戳了戳自己的手指头,软软糯糯地开口:“姐姐别生气,阿软一定乖乖的。”

沈珏慢慢低垂了眼帘,喉头微动,放在地上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怪不得她从来不在意他吼她、骂她。不管他怎么纠正,都一直喊着他姐姐。他说什么,她都只会笑。

原来,她听不见。

……

初夏的时候,天气渐渐闷热了起来。沈珏坐在屋里看书,木窗支开,偶尔会吹进来几缕凉风。

他本还全神贯注地看着,忽地眼神微动,瞧向了窗外。隔壁的段氏夫妇领着段轻雪过来了,正和他爹说着些什么,只隐隐听到:“外出……照顾两日。”

他后知后觉自己竟然去关心段轻雪一家,随即轻哼了一声,就低下头开始看书了。

他才不管她来做什么,只要别来烦他就好了。

不多时,身后的房门被人推开了,沈老爹的声音传来:“阿珏,我上山去了,厨房有饭菜,自己热。”

沈珏只准备随意地应一声,就听得沈老爹继续道,“对了,隔壁夫妇这两日有事,就把阿软托给咱爷俩照顾两日。我白天得上山去,你给我在家好好看着妹妹。要是敢欺负她,我回来准揍你。”

听到他的话,沈珏微睁了眼,急忙要回过头去叫住他爹,可他一转身,就见得一个小团子冲他扑了过来,兴高采烈地喊着:“姐姐。”而他爹已经背着药篓子出门了。

“你别过来!”沈珏如临大敌,话刚刚出口,又想起段轻雪听不见,他有些头疼地皱了皱眉。犹豫的功夫,段轻雪已经跑到他跟前了,笑嘻嘻地瞧着他。

沈珏恹恹地瞧了她一眼,一脸生无可恋地转过头。可段轻雪却扯了扯他的袖子,期待地看着他:“姐姐,一起玩。”

“我要看书,你自己玩去。”他下意识地又说了出来,说完,他又有些苦恼。她又听不到,他跟她说什么都没用。

他想了想,就站起身,往床榻上走,果然段轻雪立马就跟了过来。

他弯下腰,把她提了起来放到床榻上,随手扔了几个小玩意儿给她,又怕她到处乱跑,便把房门也关上了,做完了这些,他才转过身,继续回窗台下看书。

可他刚刚坐下没多久,身旁就又站了个小团子,趴在椅子旁,也不说话,就是一直仰头瞧着他。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你喜欢这儿,我让给你。”沈珏撇了撇嘴,拿起书就坐到了床榻上去看。

他悄悄抬了抬眼,果然段轻雪还站在椅子旁,只是偏过头瞧着他。他低下头,放松地笑了笑。

果然那小孩就是喜欢蹲在窗边。

他这样想着,又翻了一页书。却忽地感觉身旁的床榻往下压了压,一抬头,就见到了段轻雪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还有那双水盈盈的大眼睛。

她这回学乖了,不往他面前凑,就趴在他身边,小手攥着他的袖子,眼神发亮地瞧着他。

沈珏实在忍不住了,双手搭在她的肩头,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能不能安静点?”

段轻雪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见着他将手搭在自己肩头,眼里的微光在一瞬间亮了起来,嘴角的笑也慢慢放大。她抬起双臂,使劲儿往沈珏那儿凑:“抱抱,要抱抱。”

她刚刚要扑过去,就被沈珏手疾眼快地用手抵住了额头,她还一个劲儿地往前冲着,两只小手胡乱地挥动着,小脸都憋红了。

见她这傻乎乎的样子,沈珏没忍住扯开嘴角笑了笑。

段轻雪还在跟他的手较劲儿,沈珏斜了她一眼,实在被她烦的没法了,伸手抱住她的腰,拔萝卜一般,将她搬到了自己腿上坐着。

虽然知道她听不到,可他还是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仅此一次,以后不许再缠着我了。”

段轻雪躺在他怀里,两条小短腿腾空,悠闲地晃着。小手叠放在身前,乖乖地坐着,头上的花苞垂下来两根丝带,正好挂在沈珏的胸前。

见段轻雪还算乖,他也就没多说什么了,任由她躺在自己怀里,拿起书就开始看了起来。

可看着看着,忽地轻“嘶”了一声,他皱眉瞧着扯自己头发的段轻雪,急忙拍了拍她的手。可她又仰起头,瞧着沈珏,高兴地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一面捏着,一面笑。

沈珏冷着脸将她的手拽了下去,就腾出一只手将她的两条胳膊都圈住。瞧着她好奇地动着身子,却怎么也动弹不了,他才安心地继续看书了。

日头西斜,怀里传来一阵胃鸣声,他抬了抬眼,就见得段轻雪可怜巴巴地瞧着他:“姐姐,阿软饿了。”

沈珏已经懒得去纠正她应该叫“哥哥”了,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就把书放下,去厨房给她拿吃的了。

等他端着饭菜回来的时候,刚刚打开门就吓得眼皮一跳。只见得段轻雪好奇地拿着他的书册,手捏成拳头,胡乱地翻着,看她那劲儿,指不定下一刻就要把书给撕坏了。

“别乱动我的东西!”沈珏把饭菜放在一旁,皱着眉头就走了过去。

他一把就从段轻雪手里抢过书,不悦地看着她。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乱动他的东西了。

段轻雪仰头瞧着他,见他脸色不好,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立马乖乖地缩回手,可怜巴巴地瞧着他。

沈珏斜了她一眼,面色不善地就去端盘子过来。他又转过身,虽然不情愿,可还是准备把段轻雪给抱下床榻去吃饭。

可他刚刚弯下腰,两只小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他微睁了眼,吓得身子一僵。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面颊上就印了个软软的东西。

他僵硬地扭过脖子,就见得段轻雪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随即又退了回去,看着他笑,奶声奶气地开口:“姐姐别生气,亲亲就好了,阿软最喜欢姐姐了。”

腾地一下,沈珏的脸上冒起一阵热气。烫得他慢慢从刚刚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耳根子早已红透,原本白皙的脸都被染成了绯色,连纤细浓密的眼睫也跟着颤抖着。

他的呼吸急促了几分,急忙将怀里的段轻雪放下,往后退了几步,抬起手挡在面前,却依旧遮不住他脸上的红晕。他看着一脸无辜的段轻雪,有些语无伦次地开口:“你……你!”

他“你”了个半天,也没有说出下文。可目光却不自觉落到段轻雪嘟起的唇瓣上。像桃花的艳色,又带了几分露水一般清透。

他眼尾红得快要滴血一般,慌乱地转身就跑了出去,又像是怕她跟出来,反手就把门抵住了。他靠在门框上,胸膛一阵起伏,呼吸急促,唯有脸上还烫的他有些发晕。

他慢慢地抬手摸了摸刚刚被段轻雪亲过的地方,只觉得烫手一般。他慢慢坐了下去,将头埋在双臂下,慌乱地眼神里漾着细碎的眸光,贴在手臂上的肌肤烫的厉害。

她亲了他。

她竟然亲了他!

他有些惊恐地睁大了眼,大人都说,要是亲了哪个女孩子,以后就要娶她,不然她就嫁不出去了。

那他被亲了,怎么办?

难道要段轻雪娶他?

他使劲儿晃了晃脑袋,绝对不行,他是男孩子,怎么可以让女孩子来娶!

难道要他长大了娶她?

想到这儿,他就将头埋得更低了。房里传来拍门声,段轻雪的声音响起:“姐姐,咱们是要玩捉迷藏么?”

听到她的声音,沈珏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他急忙堵住了耳朵,可她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传到耳朵里。

他低着头,小脸憋得通红。

这下,他到底该怎么办啊!

※※※※※※※※※※※※※※※※※※※※

明天早上同一时间更新沈珏篇(下)

喜欢嫁给残疾大将军后请大家收藏:(m.hxsk.net)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无声的世界,还有他 死亡万花筒 天官赐福 药门仙医 我的马甲是无限副本最大的BOSS 大王饶命 帝尊 喜欢你我说了算 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红楼]夫人心想事成 卡牌密室(重生)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青云台 史上最强赘婿 春江花月 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 影后成双[娱乐圈] 80年代超生女 大奉打更人 万人迷反派今天崩人设了吗
经典收藏 君为下 野兽的魔法师 组团当山贼 穿成反派的工具人 周公的任务 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 九龙章 我在秘境搞可持续发展 [快穿]逆袭成男神 重紫 师尊,你尾巴压着我了 快穿之糟老头 旁观霸气侧漏 只有诗仙的无聊世界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综]如何淡定的面对过去 直播奶包皇子的日常 巧言令色 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被错认成转世白月光后
最近更新 植灵女王升级记 我本仙命难违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废太子和真千金 [红楼]夫人心想事成 神医弃女 四阿哥稳拿咸鱼剧本 醉医仙 这个女仙有点强 女配沉迷学习(快穿)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仙魔第一伪装大师 锦瑟无央 红楼之祁玉 杀猪佬的小娘子 绑定生活系统后 流水的崽崽铁打的爹 团宠十格儿[清穿] 直播后,四阿哥改拿团宠剧本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txt下载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最新章节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