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首页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穿成反派魔尊的怀中猫 屑王之子 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 江南岸 六宫粉 折腰 重紫 权宦心头朱砂痣 入赘 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txt下载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番外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永耀三年, 大雪。

皇城被涂染成一片素白,来往的宫人冷得缩着身子,张嘴便是呼出一圈圈白雾。雪地上踩着凌乱的脚印, 梧桐树上落满了雪,风一吹,便容易砸到人的后领里。

朱红宫墙下, 一个裹着厚厚棉袄的小男孩低垂着头, 慢慢地往前走着。瞧着像是四五岁的模样, 因着穿得太厚, 所以动作显得笨拙了一些。绒袖口伸出一根白嫩嫩的手指, 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冰冷的墙壁滑过。

不远处传来一阵欢笑声, 那个男孩偏过头, 毛毡帽子下的脸不过巴掌大小,完全脱了婴儿肥。可这丝毫不妨碍他长得讨人喜爱,纤细浓密的睫毛遮掩着黑曜石一般的眼瞳,清澈明亮。薄唇微抿, 透着淡淡的粉色, 面如雪团,让人忍不想咬一口。

他一直瞧着不远处的假山,那儿围坐了几个与他一般大小的皇子、公主, 为首的人锦衣华服, 浓眉大眼, 手里提着一个金丝笼子,笼中困着一只青色的鹦鹉。

那提着笼子的人一逗, 鹦鹉就学着他的话, 惹得围观的人都好奇地瞪大了眼, 一脸艳羡地瞧着那人。也纷纷学着去逗弄那只鹦鹉, 玩的是不亦乐乎。

雪落在亭台的屋顶,四面的风声模糊了那群人的欢笑声。唯有那只鹦鹉还在笼子里跳动着,张嘴咬住递进来的吃食,一身青色的羽毛光洁漂亮,口中的声音更是清脆悦耳。

院墙外的小男孩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只笼中的鹦鹉上,略歪着头,有些低落地收回了目光。

那只鹦鹉被困住了。

梧桐树上的雪落到他的脖颈上,他想抬起受手拍拍脖子,可穿得太厚了,只有手指能勉强够到。他抖了抖身子,就迈着小短腿往院墙深处去了。

竹林旁是一座小小的阁楼,台阶落满了雪,却没有人清扫。小男孩慢慢地挪到门口,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有些犹豫地仰头看着大门。直到凌冽的冷风从脖子里灌了进去,他才轻轻推开了门,往里面张望了一下。

见到雕花木窗旁坐着的美貌妇人,他沉寂的眼神一瞬间就亮了起来,脸上洋溢着笑意,急忙一溜小跑到了里屋。

许是听到脚步声,屋内的妇人停下了手中的针线,回过头见到突然冒出来的小男孩,她先是有些意外,随即冲他温柔地招了招手,笑道:“瑾儿,一路过来,可冷着了?外面风雪大,先来这儿暖暖身子。”

她的声音是极好听的,婉转似莺啼,又带着让人舒心的温柔。

顾怀瑾乖巧地点了点头,慢慢走到那个妇人的身旁,伸手便扑进了她怀里,轻声喊着:“娘亲。”

那妇人略低下头,摸了摸他头上的毡帽,笑道:“傻孩子,你不能这样叫我的。”

她虽这样说着,眼底却只有心疼。她们这样低阶妃嫔,哪怕是自己的孩子,不仅不能养在膝下,连听他们叫一声“娘亲”,都是不合规矩的。

顾怀瑾从她怀里抬起头,带了几分恳求地道:“可这儿也没有外人,不会有人听到的。有外人在,我一定会注意的。”

那妇人无奈地笑了笑,也只好依着他了。她拿过一旁挂着的毛毯,细心地搭在了顾怀瑾身上,一手搂着他,一手轻轻拍着他的背,温声道:“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吃饭,饿了没?”

顾怀瑾小小的身子都埋在她的怀里,轻轻摇了摇头:“娘亲,我不饿。”

他说着,打了个呵欠,睡意朦胧地道,“娘亲,我有些困了。”

那妇人轻轻“嗯”了一声,将他抱了起来,放在怀里。鸦羽似的眼睫低垂,温柔的目光将他拢住,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柔声道:“困了就睡一会儿,待会儿我在叫醒你。”

“可我不想睡,我想一直看着娘亲。”顾怀瑾强撑着不让自己合上眼皮,微微撅了噘嘴。

那妇人轻笑了一声,一面拍着他的背,一面温声哄道:“傻孩子,娘亲一直在这儿呢,你若是是睡不着,娘亲给你哼小曲儿听,好不好?”

顾怀瑾高兴地点了点头,乖巧地缩在她的怀里,唯有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瞳,带了几分期待地瞧着她。

那妇人将毛毯往上提了提,严严实实地盖在他身上。一旁的炭炉悦动着橘色的火光,给屋子里带了些暖意。

“柳叶儿弯弯,河堤岸,碧水依依,莲花开,阿翁坐在船梢头……”清越的声音悠悠响起,带着江南水乡的气息,那妇人轻轻拍着顾怀瑾的背,始终温柔地看着他。

而她怀里的顾怀瑾也扬了扬唇角,因为倦意眼皮已经阖上了,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那妇人的衣袖,略歪着头就趴在她怀里睡着了。

见他睡着了,她的目光慢慢放到了窗外。高耸的院墙拦不住青山,晴空的尽头,泛着明亮的光。她唱着唱着,目光也柔和了下来,始终带着微笑的面容上,隐隐带着几分悲伤。

日头西斜,桌案上的熏香慢慢燃尽了。

那妇人略低下头,摸了摸顾怀瑾的脊背,眼眶微红了些,连指尖都在微微颤抖,还是撑起一丝笑意,柔声道:“瑾儿,该醒了。”

顾怀瑾听到她的声音,缩了缩身子,撒娇一般”嗯”了几声。他抬手打了个呵欠,微眯的眼里就渗出晶莹的泪光。他又将头往那妇人的怀里蹭了蹭,两只手抓着她的袖子不放。

那妇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瑾儿,你出来太久了,还是得回荣妃娘娘那儿去。”

听到荣妃,顾怀瑾慢慢从她怀里抬起头,瘪着小嘴,眼底染上一层失落。两条小短腿搭在她的腿上,手指揪着她的衣摆,不起身,也不说话。

那妇人抚了抚他的面颊,有些担忧地问道:“怎么了,是在荣妃娘娘那儿住的不习惯么?”

听到她的话,顾怀瑾的身子僵硬了一瞬,下意识地就低下了头,放在身侧小拳头有些紧张地捏了捏,他小声地开口:“没有,荣妃娘娘对我很好,住的也习惯,我只是舍不得娘亲,不想走。”

“瑾儿,你说的可是真的?”那妇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放心,眉梢反而染上了一层忧色。

顾怀瑾在她膝下养了三年,去年才送到荣妃那儿去了,这一年里,他偶尔也会偷跑回来。虽然不合规矩,可他还这么小就离了她身旁,定然是会不习惯的,她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而荣妃性子一向是个笑里藏刀的性子,她膝下又有一个跋扈的四皇子顾染嵩,再加上她的亲哥哥乃是当朝左相,是以在这宫里除了皇后娘娘,也没人惹得起她。

她实在是担心顾怀瑾不小心冲撞了荣妃,在她那儿受了委屈。

可顾怀瑾却抬起头,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嘴角还扬起满足的弧度:“瑾儿说的都是真的,荣妃娘娘对我可好了,还经常给我好吃的糕点,我穿的衣裳都是她送我的,可暖和了。”

他说着,又有些垂头丧气,揪了揪自己的手指头,小声地道,“我就是不想和娘亲分开。”

听到他这样说,那妇人才放心了些。随即抬手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耐心地安抚道:“既然荣妃娘娘待你好,那你就更不能给人家添麻烦才是。”

她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正好我今日做了些杏仁酥,你以前最喜欢吃了,我给你带些回去,等下次来,娘亲再做给你做,好不好?”

“好啊,娘亲做的杏仁酥是世上最最好吃的东西了。”顾怀瑾到底是小孩子心性,转瞬就被糕点给吸引了注意力。他抬起头,颇有些期待地看着那个妇人。

那妇人轻笑了一声,将他抱起来放到了地上,就转身去了里屋。等她出来的时候,就见得顾怀瑾一直乖乖地站在躺椅旁,仰头瞧着她。

她弯下腰,将手中纸包的糕点放进了他的袖兜里,又为他正了正头上的毡帽,轻轻笑了笑:“好了,快回去吧,不然荣妃娘娘也得担心了。”

顾怀瑾用手摸了摸鼓鼓的袖兜,高兴地“嗯”了一声。他转过身往外走着,走两步就要回过头,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他娘亲,不管他什么时候回头,都能看见她微笑地瞧着自己。

他也仰起小脸冲她笑了笑,身影便渐渐消失在屋门口了。直到出了阁楼,他脸上的笑意才慢慢淡去,小手放在鼓起来的袖兜上,像护着什么宝贝一般。

他低下头,就有些闷闷不乐地往回走了。越是靠近芙蓉殿,他的身子就抖得越厉害,只有攥紧他的袖兜,眼里的害怕才消散了一些。直到入了正门,他正要悄悄回自己的房间。却在回廊拐角处,迎面碰到了之前提着金丝笼子的那个皇子。他约摸五六岁,浓眉大眼,身形高大,站在顾怀瑾面前,像一座小山一般。

顾怀瑾冲他点了点头,轻轻喊了一声:“四哥。”他说罢,就准备越过他往回走了。

顾染嵩高傲地仰起脖子,瞧着顾怀瑾,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却在他经过自己身旁时,抬脚就狠狠踹上了他的腰,直接就将他踹翻了,小小的身子从台阶滚落,一直砸到雪地里。他趴在地上,痛苦地缩着身子,额头冷汗直冒,手还紧紧护着自己的袖兜。

他有些艰难地抬起头,愤怒地看着顾染嵩:“四哥,你这是做什么!”

提着金丝鸟笼的顾染嵩往前走了几步,抬脚就踩在了顾怀瑾身上,他一手撑在膝盖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道:“你还问我做什么?”

他脚下用力,声音也带了几分狠厉,“好你个老七,今儿个背书,竟敢当着父皇的面赢我,存心给我找难堪是吧?你还真是胆子不小啊,你以为父皇夸你两句,你就能骑到我脖子上了?告诉你,没门儿!”

说起这个他就生气,就因为今日背书没比过顾怀瑾,他父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夸顾怀瑾聪明,可凭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奴隶生养的下贱东西,凭什么能赢过他?还害得他在人前出了丑,今日这口恶气,他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的。

顾怀瑾被他踩着,捏紧了小拳头,拼命地想要挣脱,可奈何顾染嵩的比他高大太多,蛮劲儿也足,轻易就可以将他压住。

“呸,下/贱玩意儿。”顾染嵩对着他啐了一口,本还想再踹他几脚,余光一扫,落到他鼓起来地袖兜上,眯了眯眼,“你兜里藏的什么?”

顾怀瑾脸色一白,下意识地就用手护住自己的袖兜:“没有什么。”

“拿来给我看看。”顾染嵩见他这么护着,反而来了兴趣,伸手就在他面前招了招。

“这是我的东西!”顾怀瑾捏紧了拳头,一张脸因为激动涨得有些红。

“呵,遮遮掩掩的,我看你是偷的吧。”顾染嵩仰了仰下巴,不屑地瞧着地上的顾怀瑾,“你娘低贱,生出的儿子也低贱,还敢偷人东西了?”

“不许你说我娘亲,我也没有偷东西!”顾怀瑾双目隐隐有些红色,两只小手在地上扑腾着,想要去推开顾染嵩踩在自己身上的腿。

顾染嵩却不管他,直接喊了几个太监将他一左一右地按住,任凭他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直到他袖兜里的那包杏仁酥被抢走,他面上的愤怒一下子就变成了恐惧,他瞪大了眼:“你还给我,那是我的,你快还给我!”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就这么个破玩意儿?”顾染嵩颇有些嫌弃地看着手里那包杏仁酥,平日里御膳房送来的糕点,可比这个稀罕多了,他自然也瞧不上眼。

不过他余光一扫,见得顾怀瑾的目光一直紧紧地跟随着他手里的杏仁酥,有些得意地咧开嘴笑了笑。他低下头,怜悯地看着顾怀瑾:“想要啊?求我啊。”

顾怀瑾一张小脸因为屈辱而皱紧,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道:“我求你,把它还给我。”

见他这么轻易就求饶了,顾染嵩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他扯开嘴角不屑地轻笑了一声,在顾怀瑾恳求的眼神中,就将手里的桃酥扔在地上,还用脚狠狠地踩烂了。

“不要!”顾怀瑾扑了过去,疯了似的要去锤他的腿,可顾染嵩抬脚就将他踹开了,末了,又转了转鞋底,油纸包里桃酥就跟雪地下的污泥混在了一切,被踩得粉碎。

“你!”顾怀瑾看着地上的油纸包,浑身都在颤抖着,再抬眼时,面上只剩阴翳。他不要命地就冲了过去,要和顾染嵩打起来。

可还没有动手,就被一左一右的太监给拉住了,两人闹得动静太大,屋里午睡的荣妃也被惊动了,她披着狐裘斗篷,红唇似血,指涂丹蔻。

顾染嵩一见她出来,立马跑了过去,委屈地道:“母妃,你快管管老七,他刚刚想跟我动手。”

荣妃抬起眼,瞧着被太监拉住的顾怀瑾,温和的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见她一笑,顾怀瑾如坠冰窟,眼里只剩下了惊恐和害怕,小小的身子缩着,连唇瓣都在微微颤抖。

荣妃摸了摸顾染嵩的头,轻笑了一声:“嵩儿,多大点事,你们兄弟俩闹闹别扭,过两日就好了,你是哥哥,怎么能同弟弟计较呢?”

“可母妃,他刚刚想打我!”顾染嵩有些不服气地抬起头,小脸上满是委屈。

荣妃抬起手指挡在唇前,轻笑了一声:“你们各自道个歉,就好了。”她说着,凤眼微眯,对着不远处的顾怀瑾道,“你说呢,瑾儿,这点小事,也不用把玉美人也叫过来吧?”

听到她说起他娘亲,顾怀瑾低下头,目光落在一旁被踩碎的杏仁酥上,眼里盈满了委屈的泪水,终究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他不能给他娘亲添麻烦。

更不能让她知道,他在这儿过得不好。

他跟着荣妃进了屋,不多时,就有宫人端了两杯茶水过来。

荣妃端坐在堂上,笑道:“来,兄弟俩喝了手里的茶,今儿的误会就算过去了。”

顾染嵩虽然不高兴,还是仰头把茶喝了,随即一甩杯子,轻哼了一声,就坐到了荣妃身旁。

顾怀瑾始终低着头,伸手便要去端托盘上的茶杯,指尖触碰到的一瞬间,被烫的身子一抖。

“怎么了,瑾儿,快喝啊,怎么,你不想同你四哥和解?还是说,本宫的话,你都是当耳边风听的?”荣妃装作有些难过地低了低眉头,嘴角却是隐隐勾起一丝笑意,妩媚地道,“或者,让玉美人来替你喝?”

“不要,我喝!”顾怀瑾死死地咬住了下唇,小脸痛苦地皱在一起,他慢慢地伸出手,指尖碰到那杯滚烫的热茶时,疼地差点喊了出来。

荣妃往后躺了躺,睨眼瞧着他,故作大度地道:“罢了,罢了,不想喝,那你就端着它,一直端着,本宫没有让你放手,是绝对不可以放的,否则……”

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剩下的话没有说了,只是慵懒地抬了抬手,一旁的顾染嵩也跳了起来,盛气凌人地道:“我母妃让你端着,你就得端着,我都喝了,让你端一会儿,你还不干了?”

顾怀瑾喉头微动,荣妃的冷笑,顾染嵩跋扈的眼神,在他眼前不停地浮现。

还有那个始终温柔的妇人。

他狠狠地咬了咬牙,便毫不犹豫地握住了滚烫的茶杯。眼泪在一瞬间流下,白嫩嫩的小手很快就通红一片。整个人因为痛苦而颤抖着,尤其是手臂,一直打着晃。可他一晃动,热茶就会流到他的手上,他只好死死咬住后槽牙,不停地闷哼着,由始至终都没有放手。额头的冷汗滴下,连同他的一双手,很快就被烫出了水泡。

一旁的顾染嵩瞧着他痛苦的模样,仰头靠在椅子上就大笑了起来。荣妃斜了他一眼,好整以暇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屋外的大雪不断,直到啪嗒几声脆响,像是瓷杯落了一地,紧接着就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才这么一会儿就晕过去了,真是废物。”

风吹过,将所有的声音都淹没了,只有高高低低的嘲笑声不时响起。

……

年关将近,竹林旁的阁楼内,美貌的妇人躺在椅子上,毛毯盖住的小腹微微隆起。顾怀瑾趴在她身旁,纤长的眼睫扑闪着,好奇地看着她的小腹。

“娘亲,瑾儿要有弟弟妹妹了么?”

那妇人闻言,柔柔一笑,伸手摸了摸顾怀瑾的头,温声道:“是啊,再过几个月,你就可以看到他了,到时候你就是哥哥了,是小大人了。”

顾怀瑾唇角慢慢漫开笑意,眼里的微光也亮了起来:“真的么?那这是弟弟还是妹妹?”

他说着,却有些紧张的看着那妇人的小腹,心里的期待几乎快要写到脸上了。

他要当哥哥了。

会有一个小豆丁跟着他了。

那妇人笑了笑,反问道:“那瑾儿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顾怀瑾仰起头,似乎在极认真地想着,良久,他忽地开口:“要妹妹!”

“原来瑾儿喜欢妹妹。”妇人笑了笑。

顾怀瑾点了点头,双手托腮,往她身旁凑了凑,始终没有说什么,可心里却在祈祷。

一定要是妹妹啊。

这样她就不会像他一样被送到别人那里。

可以留在娘亲身边,就不会受欺负了。

不过,如果是弟弟也没关系,他也一定会保护他的。

因为他是哥哥啊。

他想着,仿佛真的看到了一个小豆丁咬着手指头,跟在他身后,奶声奶气地喊着他“哥哥”。他缓缓将头靠在妇人的臂弯里,瞧着她隆起的小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小豆丁一定要健健康康地出来,哥哥会保护你的。

他笑了笑,便沉沉地睡了过去,像是做了什么美梦,连眉梢都是笑意。

……

永耀四年,春。

顾怀瑾又偷跑到阁楼,可这一次,屋里却没有人,他手里拿着一个草编的蚱蜢,左右望了望,没有见着人,他就乖乖坐在床头等着他娘亲回来。

他把玩着手里的草蚱蜢,略歪着头想了想,妹妹会喜欢这种东西么?不过她还没有出来,等她出来,他再问问她喜欢什么。

不过,好像刚刚出生的小孩不会说话。

他往面躺了下去,百无聊赖地晃了晃手指,草蚱蜢却不小心从床榻和墙壁的缝隙掉了进去。他立马翻了个身,想伸手去捡回来,可他的手还是够不着。

他皱了皱眉,从床榻上慢慢往下挪动着身子。弯腰就趴在地板上,小小的一团使劲儿往床底里面钻了进去。草蚱蜢就在里侧,他拿到手后,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调转身子,正准备爬出去,就听得一阵嘈杂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哭喊着。

他正要探头望去,就见得房门被破开,大着肚子的美貌妇人慢慢地往后退着,一脸惊慌地看着门外的人,美目微红,急急地开口:“我没有用巫蛊之术谋害陛下,我是冤枉的。”

顾怀瑾睁大了眼,当即就要冲出去,可脚被卡住了,他只得急切地去把靴子解开。

门外进来几个太监,直接捏住了那美貌妇人的下巴,就将一杯酒灌进了她的嘴里。

顾怀瑾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却见得那妇人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因为痛苦全身都抽搐着。

那妇人倒地,隆起的小腹挨着冰冷的地板,五脏六腑似刀割一般,余光却是看到了床底下的顾怀瑾,她微睁了眼,眼中流露几分悲伤。见他要出来,却是微不可见地冲他摇了摇头。

她的眼里露出几分恳求,嘴角却漫开笑意。

微张的唇瓣,无声地说着:“躲好。”

门外传来一声轻笑,雍容华贵的荣妃就进来了,她环顾了四周,道:“有没有看见顾怀瑾那个小杂种?今儿早上就偷跑出来,八成是来这儿了。”

听到她的话,顾怀瑾在一瞬间僵硬了身子,紧紧地捂住了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知道,他出去了,会死。

太监们摇了摇头:“娘娘,没见着他。”

见着顾怀瑾不在,荣妃倒是没再多说什么,低头瞧着地上的妇人,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有了一个七皇子,竟然还敢魅惑君主,妄想再得龙胎。奴隶出生的下/贱胚子,不过是仗着有一张狐媚子的脸,就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了?别做梦了。”

她说着,见那妇人奄奄一息的模样,一身罗裙下全是血,也觉得有些倒胃口了,她颇有些嫌弃地捂了捂鼻子,就领着那些太监转身走了。

风吹动着木窗,床底下的顾怀瑾捂着嘴,死死地瞪大了眼,大颗大颗的眼泪流到手背上。

地上的妇人浑身浴血,尤其是裙摆处,殷红的鲜血狰狞成一副诡异的图画,而她一身素衣躺在血泊中,安静地像是睡着了一般。

顾怀瑾看着她,眼里只剩下一片死寂。

所有的光采都熄灭了。

娘亲,没了。

妹妹,没了。

……

顾怀瑾从阁楼出去的时候,仿佛一具行尸走肉,春雨淅淅沥沥,落在他的身上,却浑然不觉,眼中一片灰败,僵硬地往前走着。

直到路过假山处,凉亭里那只鹦鹉还被关在金丝鸟笼里。

他的脚步顿了顿,如潭水一般死寂的眼神动了动,他慢慢地挪动着步子,一直走到那只鹦鹉面前。

他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没了一丝血色,被雨水淋湿的碎发凌乱地贴在脸上。他木然地伸出手,打开了鸟笼。

鹦鹉在鸟笼里乱跳,却是在笼子打开的一瞬间,展翅飞了出来,雨水淅淅沥沥,打湿了它的翅膀,可它还是往着宫墙外飞着,很快就消失不见。

顾怀瑾仰起头,手指上染了些血,他咧开嘴笑了笑,舔舐着手指上的鲜血,唯有眼里始终带着阴冷的笑意。

凉亭里,挂着空荡荡的金丝笼子,被风一吹,就凌乱地晃动着。

喜欢嫁给残疾大将军后请大家收藏:(m.hxsk.net)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华夏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重生成龟:开局被孙大圣捡到 赘婿 不负妻缘 帝尊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大奉打更人 永恒圣帝 前方高能 危险人格 从大树开始的进化 影后成双[娱乐圈]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大劫主 我的1979 余生有你,甜又暖 神医弃女 妃嫔这职业 九幽天帝 无上崛起 送神
经典收藏 东宫瘦马 是兔子不是吼 魔道祖师 总有人劝我造反 江湖不挨刀 天涯客 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 没有人不爱我[西幻] 神医弃女 我在秘境搞可持续发展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天生就是皇后命 异世有家幼儿园 以牙之名 前方高能 攻玉 君为下 宫斗不如当太后 重紫 绛珠传
最近更新 始乱终弃了太子以后 郅玄 做外挂那些日子 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第一女军侯 小外室 红楼之逆贼薛蟠 快穿之云微游记 杀猪佬的小娘子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我靠炼器发家致富 醉医仙 此生长 女配沉迷学习(快穿) 为夫曾是龙傲天 耿直法医撞上戏精皇子 没有人不爱我[西幻] 云鬓楚腰 盲妾如她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黑糖话梅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txt下载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最新章节 -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